魅力马斯克,让中美都爱他
作者:张庭瑜
2020-06-23
摘要:为了他理想中的“终局”,他会去尝试别人不想做的事。马斯克要复工,美国帮忙打call,中国忙送口罩接员工。马斯克究竟有什么能耐,让中美为他破例?


从火箭做到隧道,马斯克靠“终局思维”创新

在众人眼中,钢铁人马斯克做的业务真的很多。

他不只有电动车龙头公司特斯拉,还有刚成功将两位太空人送到太空站的太空运输公司SpaceX、太阳能公司SolarCity、神经科技公司Neuralink,以及为了解决洛杉矶堵车问题而生的地下隧道公司The Boring Company等。

看起来,各个投资天马行空、互不相关,但背后都有共同的终局思维——“移民火星”与“拯救人类”,因为人类开燃油车消耗太多能源、造成环境污染,所以他才主张发展可再生能源以及电动车。

终局思维指的是:在面对很多选择时,从终点出发考虑问题,来决定当下的选择。就像我们谈生涯管理时,会提到先从替自己写墓志铭开始,去反推我一生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这可以帮助我们决定努力的方向与布局。

马斯克对问题核心抽丝剥茧,但要求自己对愿景、梦想贯彻下去。问题是资源有限,面对这么多的布局,他要如何让投资更有效率?

马斯克于此,又善用了“借力使力”的智慧。反过来,特斯拉对SpaceX也有技术输出。

比如它一再精进的电池管理技术,包括电池单元排列的设计,也已经应用到了SpaceX的火箭上;又比如,特斯拉布建的超级充电站以及“超级电池工厂”(Gigafactory)里,都安装了SolarCity的太阳能充电系统。特斯拉从汽车回收来的老化电池也能变成SolarCity的储能设备,继续发挥价值。

更有趣的是,马斯克还打算利用The Boring Company公司在城市下方挖隧道,然后仅供自动驾驶的特斯拉电动车使用。

为了他理想中的“终局”,他会去尝试别人不想做的事。

马斯克曾说:“我从来不觉得电动车是好机会,我只是觉得这是应该要去做的事,而且我不想苦等别人来实现。”

就像是下棋一样,马斯克的终局听来很疯狂,但他确实正用自己的工程逻辑在执棋,逐步成局。

 

马斯克有何能耐,让中国美国都爱他

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恐怕是第一个得到中国大力支持,却又能同时让美国替他撑腰的狠角色。

今年五月,特斯拉在美国疫情中打算让加州佛利蒙厂复工,却遭郡政府拒绝,马斯克扬言要把总部搬离加州,换来特朗普在推特力挺:“应该让特斯拉和马斯克的工厂‘现在’就开工!”

不只特朗普希望特斯拉快开工,中国也力助特斯拉上海厂复工,还特别提供口罩、消毒液、温度计等,协助安排员工的交通车和宿舍。

五月,特斯拉更取得中资银行价值人民币四十亿元的无抵押循环贷款,用于上海厂的建设和生产支出。自2019年迄今,特斯拉从中资银行获得的贷款规模,接近人民币两百亿元。串起马斯克和中国政府的友谊之路,就是这间上海厂。

上海厂礼遇多

首个全外资持有车厂,三天完成验收

去年一月上海厂动工。它也是中国首个允许外资全资持有的汽车工厂。过去,海外车商若想到中国设厂,不只得找中国企业合资,连利润也得均分。

特斯拉获得的礼遇可不止这项。根据媒体报导,马斯克从申请上海厂的验收许可到获得核准,只花了三天;从工厂动工兴建到开工生产,只花了十个月。去年底,就在特朗普宣布新一轮对中国加征关税生效时,中国政府却宣布免除特斯拉10%购物税,没拿它来向美国报复。

中美贸易战开打,包括苹果CEO库克,全球许多企业被卡在两强之间进退两难,为何唯独马斯克能左拥右抱?

可以说,马斯克就是特朗普“美国制造”故事最好的代言人。

今年一月,特朗普接受美国CNBC专访时,盛赞马斯克跟发明灯泡的爱迪生一样,是“伟大的天才”,美国珍惜他们。除了描述马斯克旗下SpaceX的火箭有多厉害,特朗普也佩服特斯拉能走出去年的低迷,自年初股价就开始陆续创新高。但接下来这句话,恐怕才是关键:马斯克得在美国盖间非常大的新工厂,因为“我们帮过他,他也必须帮我们。”

“美国制造”最佳代言人

电池生产到车辆组装,都在境内完成

特斯拉目前在美国有三间工厂,加州佛利蒙厂负责组装车辆、纽约厂负责生产太阳能板,而位于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、也是全球最大锂电池工厂,可直接和间接创造超过三万个工作机会。今年,传马斯克正在考虑,还要在德州奥斯汀新建一座结合电池生产和汽车组装的超级工厂。

从电动车最关键的电池,到最后的车辆组装,都在美国境内完成。相较下,有高达九成供应链或工厂都设在中国的苹果,得花更多力气来讨特朗普欢心。

马斯克一脚在美国、一脚在中国,赴中设厂享尽减关税、电动车补助等好处,为何中国愿意为他埋单?

媒体指出,光是工厂本身,就让中国赚进不少钱。例如上海厂的五十年土地租约,租金直接上缴地方政府;上海厂的上百亿人民币贷款,几乎来自中资银行,预期可替后者带来可观利息。

另一方面,分析师认为,已经过于饱和的中国电动车市场正需要像特斯拉这样的“鲶鱼”进来,加速市场汰弱留强。

中国为了改善空污,过去几年大力补贴电动车销售;但也因为如此,根据“中国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与管理平台”统计,截至去年三月,在中国注册的电动车品牌超过480家,有的在过去几年募到数十亿美元,加速该产业泡沫化。

如同中国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接受采访时说:“通过(特斯拉)中国本土化生产,这会替中国汽车制造商设立一个标准,促使他们取得更大的技术创新。”

中国理想汽车创办人李想也曾公开表示,特斯拉做为强而有力的鲶鱼进入市场,对业者短期来说是压力,但长期来看绝对是好事。

更重要的是,有机会扶植中国电动车产业链,攻进全球供应链。

事实上,在“中国制造2025”的国家战略中,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就是十大重点产业的一环。

目前特斯拉在上海厂生产的车辆,零部件采中国制的比率约三成,目标是今年中达七成至八成,年底实现百分之百中国制。

中国东兴证券研究所指出,以特斯拉中国生产的Model 3来看,若达百分之百中国制,且全球销量达每年一百万辆,则当地产业价值链可望产生人民币2500亿元的价值。

中国拟复制iPhone模式”

扶植在地电动车产链,再攻向全球

时间再拉长,或许中国扶植相关供应链的最终目标,是想在电动车产业复制iPhone模式”。就像过去富士康替苹果代工,刺激中国智能手机产业链的中下游成形,如电池制造商比亚迪电子、相机供应商舜宇光学和声学供应商瑞声科技等;如今,苹果全球两百大供应商,中国占比已达五分之一。

整体供应链升级,最终带动的是中国手机品牌发展,让小米、OppoVivo等有机会快速崛起。无论电动车或太空科技,马斯克超前的技术能力,正是大国经济战略所需。
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