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左右逢源:要负责平台规范,又要让政府满意
作者:汉娜·墨菲(Hannah Murphy)
2020-06-22
摘要: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面临他迄今最关键考验之一:是否效法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推特,对西方世界最有权势的人物、美国总统特朗普有争议内容进行谴责或审查。

过去两周,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面临他迄今最关键考验之一:是否效法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推特,对西方世界最有权势的人物、美国总统特朗普有争议内容进行谴责或审查。

扎克伯格选择了不作为,理由是承诺“言论自由”。与其他社群平台公司一样,脸书担心自己会在美国近期最具争议的总统大选之前,卷入政治争论。社群产业也不想惹恼特朗普。

但越来越多批评者认为,脸书不顾原则追求利润,损害民主。对批评人士来说,扎克伯格不作为似乎证明,他们最坏的担忧是对的。

由于在发达市场增长速度开始放慢,脸书一直忙着多元化经营,进军潜在利润丰厚的新兴市场,在印度和印尼进行大量新投资。尽管广告收入受到疫情的打击,但在封城期间,使用者互动大幅提升。

与此同时,扎克伯格在内部巩固权力,用信任的副手取代旗下WhatsAppInstagram的创办人。

 

称不当“真相仲裁者”

拒查核或删除特朗普争议贴文

他现在正计划将三个App合并成一个互联系统,所有消息都加密,并引入支付工具。此举被视为“转向隐私”(pivot to privacy),使脸书向微信这种超级APP又迈进了一步。在这些App中,用户不必离开平台,就能发送信息、金钱或购物,从而使脸书能够将更有利可图的数据,输入目标广告模式。

但脸书未来的成功,将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扎克伯格提升公众形象的努力。

当俄罗斯在脸书干预美国总统大选,以及剑桥分析(Cambridge Analytica)数据泄露被曝光后,脸书公众形象开始受到冲击。

身为董事长、CEO和大股东,扎克伯格执掌脸书地位是稳固的。但他不查核事实或删除特朗普争议贴文的决定,点燃新的、更具挑战的批评者(自家员工)的怒火。

但自家员工反弹又快又无情。脸书近五万名员工中,有数十名员工(有些是高层)采取了史无前例的行动,在推特上公开抗议,谴责他们的老板给特朗普一个“煽动暴力”的平台,还听不进别人的声音。一些员工上演了“虚拟罢工”,其他人威胁要辞职,甚至有少数人真的付诸行动。

扎克伯格发了一篇“希望能就此事画出言论红线”贴文,以此来结束长达一周的员工骚乱。文中,他承诺审查脸书与“国家威胁使用武力”相关的内容政策,审查脸书决策过程,并探讨在贴文中添加警告标签等选项。但该文缺乏具体细节,还补充说,脸书“可能不会在审查后做出改变”。

尽管对扎克伯格来说不算致命,但长期来看,这场冲突可能会赶走该公司部分月活跃用户,包括转向抖音(TikTok)等平台的年轻使用者。

 

忧心被政府封锁

被迫选择与极端主义政客合作

弗吉尼亚大学(University of Virginia)媒体研究教授维迪雅那桑(Siva Vaidhyanathan)表示:“脸书在世界多数地方担心的是,它可能被政府封锁。扎克伯格选择与极端主义的政客合作,而不是被他们列为拒绝往来户。”

这一事件发生在美国分歧严重时期,凸显扎克伯格必走的棘手外交路线:安抚两极分化的政治派别。

一方面,任何维护脸书形象的尝试,都意味着要回应人权活动者,这些人认为脸书在监管有争议的内容,以及保护公民方面,做得远远不够。

另一方面,脸书试图与特朗普和平相处。特朗普竞选团队声称,社交媒体工作人员以自由派为主,对右翼存在偏见。不过扎克伯格会与特朗普通电话、共进晚餐,有时作陪的是创业投资家、以大量捐款特朗普竞选著称的脸书董事会成员彼得·席尔(Peter Thiel)。

一些为扎克伯格辩护的人认为,如果社交媒体企业不能自我监管,那么政府可能会介入,强推自己的规则,其中包含那些可能是专制的、倾向于审查的政府。

脸书正在设立独立的内容审核委员会,可以有效的将这个争议的决策外包出去。

但在正式成立之前,该委员会就已经陷入了争议,因联合主席之一、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麦康奈尔(Michael McConnell)对学生发表种族歧视言论。

脸书也表示,委员会最初审理的案件,只会是已从平台上删除的内容,而不会把关现有贴文。这意味着没有正式的机制,审查或删除政客的贴文和广告,扎克伯格才是最终拍板的人。
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