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向左,资本向右
作者:Jimmy
2020-06-24
摘要:经济学家建议全球化应继续下去,已失去大众的信任。全球金融海啸冲击下,经济学这一行已丧失“营业许可”,这是部分原因,但更受关切的因素在:经济学家对全球化···

全球化向来是提升全球生活水平的强力引擎。经济学这一行在很多公共政策议题上分裂严重,但对全球化的评价倒是团结一致。不过经济学家建议全球化应继续下去,已失去大众的信任。全球金融海啸冲击下,经济学这一行已丧失“营业许可”,这是部分原因,但更受关切的因素在:经济学家对全球化的热情不够精细。

为了让我这一行重拾公信力,我们得拿出较平衡的分析,承认真的有负面效应,而且妥善评价它们,目标在设计出政策回应,而解决它们。经济学这一行承认“我有责任”,或许较为尽责,而非义正词严的进一步为全球化辩护。

“我有责任”始于贸易,贸易导致社会内及社会之间的强大重新分配。

 

各国各司其职,做专精的事

比较优势这项论点跟我们讲,因为贸易为彼此带来好处,在每个社会内部通过重新分配而适当补偿,要做到人人更好过日子,是有可能的。

身为专业人士,我们竟然省略真实的论点,转用显然不对的论点,说社会里每个人目前日子都更好了。

全球化已驱使各国做不同专精的事。一言以蔽之,欧洲、美国及日本专精于知识产业,东亚制造业,南亚服务业,中东石油,非洲矿业。这样已让东亚、南亚惊人的趋近高收入社会,降低全球贫富不均达史无前例的程度。

但天然资源的开采让治理遭到空前未有的压力,原因在产出庞大的经济租,而租的所有权必须由政治来判定。有些社会能管理这些压力,但好多社会分歧的太厉害,变成寻租而受苦。举个例子,石油并未造福南苏丹,反而引发战乱导致的饥荒,大批人流离失所。

 

出国大材小用,也能提升GDP

大企业利益变得对制定经济政策极有影响力,政策的焦点之一便是移民的福利。企业界喜爱移民的理由很明显:移民扩大可以招募的劳工来源。但是,企业界的利益与公民并不一致。虽说有些移民同时造福企业及公民,但有时候它会削减公民福利而有利于企业。

全球化把贸易及劳工移动搞混了,但真要区分,有个基本差别:贸易是由比较优势驱动的,而劳工移动的动力则是绝对优势。结果便是:虽然按教科书的标准假设移民促进全球效率,但是没有理由指望,移民对移出国及收容社会双边都有益处。

移民造就第三类受益者就是移民自己,他们是唯一毫不含糊的受益人(假如他们没能得到好处,就不会移民了),他们斩获驱使劳工移动的生产力差距。移民提升全球效率,指的是原则上,移民的财物转移既给收容国也给留在移出国的人,如此让大家都更好过;但没有这种财物转移,移民可是造成两败俱伤。

对移民本人来说很明智,但不必然加总起来,对社会集体有益。举个例子,尽管明显错用珍贵技能,但假如一位苏丹医师搬去英国开出租车为业,全球GDP还是上升了。

一旦将移民设在大都会租的背景当中,那它可能会招致公民付出成本就变得明显了。大都会产出的“租的大杂烩”(rents of agglomeration),部分被地主取得,但主要是被高技能而住居需求低的人俘获。如果国家向移民开放边境,那么潜在工人数目就会扩张。对这种典型的国家而言,全球劳动力要比国内劳动人口多上大约一百倍,因此完全开放边境的效果会十分剧烈。

很多外国人比起本国人,技能更高而住屋需求更低,因为他们有角逐那些高生产力职位的动机心,于是会叫国人不得安宁。

这种进程对全球有效率,大都会经济会增长,租的大杂烩也一样,只是现在拿到租的人是谁?随着劳动人口技能更强,又没那么需要住居,租会由地主转移到技术工,而让租越难用课税来取得。技术工当中,目前已在大都会保有高技术工作的人会受益;他们与技能更高强的人共事,会变得更有生产力。但是那些被排挤掉、失去大都会技术工职缺的该国公民,会失去若没有移民本来可以拿到的租;他们只能到各省城市工作,生产力没那么高,这样会把租由公民转给移民。

假如公民表达政治态度而反射他们的自利,那么我们可以料想这两种效应会明白表现,一种是大都会高技能公民情感上力挺移民,而各省公民会有反移民情绪。

经济学家比如我自己都太精,以至于没替全球化辩护,对抗批评它的人。全球化净效应为正面,但全球化并非统一现象,必须通盘采纳或整个扬弃。全球化其实是杂乱无章的经济、社会变化,每一项都有可能区分开来。

公共政策的任务,在鼓励全球化里那些明确有益的成分;全球化有些成分显然有益,但造成好些认得出来的群体罹受可观损失,公共政策要安排补偿;另外,一些成分导致再分配却无法轻易补偿,则要限制。
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