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五大措施救经济,振兴还慢半拍?
作者:李世晖
2020-06-09
摘要:与中国相比,日本在防止疫情扩散的对策与决策速度太慢;与欧美国家相比,日本在消除社会不安、信用不安的对策上,决策的速度也太慢。然而,日本这个国家最重要的···

随着全球进入后疫情时代,各国政府接下来得面对的是如何振兴经济。尤其是对被嘲讽慢半拍的日本将采取何种措施,备受关注。一般来说,日本在对应地震、台风等天灾,以及全球金融市场变动等突发情况方面,具有较多的经验;而其主管相关业务的官僚组织,也建立了许多应对的SOP。然而,由于这次的全球疫情的流行来得又快又急,影响的层面远远超过以往经验,导致日本政府与官僚体制的应对不利。

五大措施救经济

日本政府于3月26日设立“新冠病毒感染,症对策本部”,由首相安倍晋三担任本部长,而由官房长官、厚生劳动大臣担任副本部长,所有的内阁阁员皆为成员。经过两周的规划,日本“新冠病毒感染症对策本部”于4月7日提出“新冠病毒感染症经济对策”。

在自我责任、强调自我克制(自肃)的氛围下,日本的防疫措施确实缓不济急;但其纡困振兴政策的决策速度,相对较快也较完整。在日本的新冠肺炎的经济对策,可以分成5个方面。

完善医疗体制

日本政府编列了2.5兆日元的经费,除了生产防疫阶段急需的口罩、防护衣,与研发快速筛剂、疫苗与治疗药物之外,特别针对2021年的东京奥运,强化国境检疫设备与疫情信息系统。

确保就业与维持企业的运营

日本政府编列了22兆日元的预算,加上既有社会福利与企业补助措施,合计的预算规模为80兆日元。部分的费用用于每位国民10万日元的生活补助金,部分则是用在对中小企业的支持与补助。

产官合作的下阶段经济回复

日本政府编列3.3兆日元,结合既有的消费刺激措施,合计的预算规模为8.5兆日元。设立全国性的专门组织,针对观光、运输、饮食、文艺以及娱乐活动,推动全民消费与优惠券制度。值得注意的是,日本高度评价中国的医保制度,也期待强化其正在推动的“My Number”能有助于刺激个人消费。

构筑强韧的经济构造

日本政府编列10.2兆日元的预算,加上原本制度内的经费支持,合计的预算规模为15.7兆日元。日本政府将重点放在供应链的强化、海外企业的支持、通讯设备的整备以及产业的数字转型。

适应未来的发展

日本政府预期,新冠肺炎疫情极有可能在2020年底或2021年初再度出现,对此编列了1.5兆日元的预备经费,以应对东京奥运准备时的需求。

大幅加码移转生产基地

上述面向的经济对策总金额为108兆日元,接近2008年金融海啸时的2倍,占日本GDP的2成。对重视制造业的日本经济体制而言,这些纡困与振兴政策,对于制造业有何具体帮助?

首先,在与疫情相关产业上,日本政府着重于医疗器材生产设备整备事业,以及加速应用流感抗病毒药剂-法匹拉韦(Avigan)与治疗急性胰腺炎药——Futhan的新冠肺炎药效。

接着,在维持经营环境的稳定方面,日本政府除了扩大对中小企业纡困金的适用范围、金额之外,也创设“中小企业生产性革命推进事业补助金”,针对新冠肺炎疫情而开发新商品、新服务、新生产流程的中小企业与个人业主,给予总投资金额2/3的资金补助(上限为1,000万日元)。此外,在构筑强韧经济构造的方面,日本政府最重要的制造业适应政策为两部分。

第一部分是日本经产省的“对应供应链促进国内投资事业补助”政策,针对高度依赖单一国家(主要是中国)制程与零组件的企业,编列政府经费预算协助企业将生产部门移转至日本国内。补助对象为企业新建的建物与设备费用,中小企业可获得转移经费2/3,大型企业可获得转移经费1/2的补助。目前,日本政府初步规划2200亿日元的经费,协助200家企业回流至日本(平均每家企业可获10亿日元的补助)。

第二部分是经产省的“海外供应链多元化支持事业”政策,主要是以235亿日元的经费,协助日本企业对东协国家进行设备投资可能性的调查,作为日本企业转移生产基地的支持费用。

私立大学抢当纡困天使

日本社会对于安倍晋三内阁的经济对策,出现正反不同的评价。赞成意见认为,安倍内阁锁定与消费有关的“社会不安”,以及与投资有关的“信用不安”,可望通过发放每位国民10万日元的生活补助金,以及对中小企业的免息贷款措施,维持安定的消费市场与企业经营环境。

反对意见主张,安倍政府的经济对策“Too Little,Too Late,Too Fake”(太少,太晚,太假)。与美国特朗普政府相比,安倍政府的经济对策的经费规模太少、决定的时间太晚。太假则是指日本政府的108兆日元中,仅有39兆日元为追加预算。若扣除每位国民发放的生活补助金,日本政府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经济对策经费只剩26兆日元。

与此同时,日本的地方政府与企业,也已同时展开各项对应措施。例如:东京都针对配合暂停营业的商店街(100间商家以上),每天给予50万日元的补助,最高补助400万日元。大型超市伊藤洋华堂(Ito Yokado),则在八王子市内,利用创新的“移动超市”方式,前往偏僻的住宅区销售日常用品与生鲜食品,品项达400种。值得注意的是,日本的私立大学也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下,采取积极的行动。

例如:早稻田大学,对每位注册的学生发放10万日元的紧急救济金;庆应义塾大学,提供总额5亿日元的奖学金,提供给经济困难的学生,每人最高申请金额为40万日元。

与中国相比,日本在防止疫情扩散的对策与决策速度太慢;与欧美国家相比,日本在消除社会不安、信用不安的对策上,决策的速度也太慢。然而,日本这个国家最重要的特色之一,就是认真的执行力,这也是日本国内经济学者关注的焦点。除了通过纡困振兴对策来消弭国内社会不安与信用不安之外,有必要参考各国如何落实这些政策。执行力的优劣,将决定后新冠肺炎时期各国经济的表现。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