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德尔·皮查伊:2020毕业生终将胜出
作者:谢佩如
2020-06-07
摘要:凤凰花开的6月毕业季,是应届毕业生准备踏入职场的时刻,不过,突如其来的疫情海啸,让今年即将踏入职场的新人,碰上十年来最大的经济衰退。

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(The Atlantic)指出,2020年毕业生不仅错失理想职业,不少社会新人也因为背着就学贷款,得花更久时间累积财富与资产,对职涯的伤害恐怕长达10年以上。

短短四个月,“史上最惨”、“百年最惨”、“生不逢时”成为形容今年毕业生的词汇。然而,在众人“唱衰”这群年轻人的同时,GoogleCEO、同时兼任其母公司AlphabetCEO的桑德尔·皮扎伊(Sundar Pichai),却在毕业致词表示,这届毕业生不仅终将胜利,甚至还将占上风。

皮查伊则更进一步,从他孤身一人自印度到美国留学、父亲花掉一年薪水为他买张单程机票的穷学生,到如今跃升全球薪资最高CEO之一的故事,提供年轻人启发。

因为疫情影响,今年美国各校的毕业典礼大多改采远程进行,皮查伊在YouTube的邀请下,在住家后院开直播。这是今年最值得分享的一场毕业演说,因为年轻人的机会和成就,代表社会的未来,我们必须努力解开“冠状世代”集体的彷徨无助,避免它长期化。

以下是皮查伊演说精华摘译:

现在,你们可能因为失去工作机会,或既定计划被打乱而感到悲伤,难以在此刻抱持希望。但是,请允许我先抛出结论:你们终将胜出(prevail)。

为什么我要这么说?

百年前,1920年的毕业生面临致命的西班牙流感;50年前,1970年的毕业生在越战中毕业;约20年前,2001年毕业生曾遭逢911事件(恐怖主义攻击)。

灾难案例不胜枚举,但他们仍克服了挑战,并获得成功。因此,长长的历史弧线证明了一件事:我们可以充分抱有希望。

此外,我还观察到一个非常有趣的趋势,那就是,每代人都习惯低估下一代人的潜力。

上一代人容易忽略,他们的努力和进步,将成为下一代人成长的基础,而许多科技的可能性,需要一批新世代才得以实现。举例来说,我刚到美国读研究所时,对网络不甚明了,电视机也只有一个频道,但想象一下,现在,我却能站在一个有数百万频道的平台上和你们对话,我是抱着多敬佩的心情。

在我成长的年代,几乎没有可以接触科技的渠道,直到十岁,我才第一次用过电话。相较之下,计算机几乎伴随着你们的童年长大,对你们来说,能上网搜寻任何事情已不稀奇。

即使如此,我们很清楚,科技仍让你们感到沮丧,变得焦虑。这种心态的存在,也许正引领下一次的技术革命,并让你们得到我们这代人梦寐以求的东西。你们可能对我们这代处理气候变迁、教育的方式感到沮丧,但切记,这种沮丧和焦虑,正是启动改革、让世界进步的力量。

即使你们具体上不知道该怎么实践,重要的是,保持开放的心胸,才能找到未来的方向。你们将通过自己的方式,让世界变得更好。

比如说,我的家庭接触到的科技越多,生活就变得更方便,因此,对我来说,科技是我毕生追求的梦想,所以在毕业时,我清楚知道,我想把科技带给更多人。

我一开始到美国时,打算攻读材料科学及半导体物理学博士,不过,我后来意识到,“网络”才能让更多人享受科技红利,我因此改变了方向,决定去Google追梦。

如果我坚持在研究所不懈学习,我可能会获得博士学位,但就会错过把科技好处带给许多人的机会,当然,也不会成为GoogleCEO,站在这里和你们说话。

相信我,我27年前第一次搭飞机到加州时,毫无预料会有这么一天。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,除了运气,更归功于我对科技的热爱,和随时保持开放的心态。

所以,请你们花点时间,去寻找世界上最令你感兴趣的事物,我指的不是父母、社会的期望,或是盲目跟从朋友们都在做的事情。

我知道你们现在会收到很多建议,而我的建议是:保持开放、焦虑和希望。

如果你们能做到上述几点,历史将记住2020年的毕业生,不是因为你们失去了什么,而是你们改变了什么。你们有机会改变一切,我相信你们可以。


热门文章